頂點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特種奶爸俏老婆 > 第二卷 第三千八百九十八章:這里是華夏
    人皮面具的制作工藝復雜,不過也有簡單的辦法,就是找來要制作出人皮面具的本人,從他的臉模具出一張面具,也有一些個高手,那都是繪畫大師級別的,可以根據一張照片就畫出一張面具。

    司蓉兒屬于行針的干面具師,而且是登峰造極的那種,天份這種東西是生來就擋不住的,放眼整個華夏,能夠年紀輕輕就取得司蓉兒這種成績的寥寥無幾。

    林昆只是跟司蓉兒學了一點皮毛,便可以簡單的易容,要說多精致不敢說,忽悠忽悠尋常人還是輕松的。

    林昆將人皮面具重新貼在了尸體的臉,并叮囑李德、譚秋、陳建三個人,這件事一定要保密,不要對外聲張。

    日子一晃就是一天,就好比中年男人站在陽光下抖落了兩下肩膀,轉眼間就到了希頓大使登門找事兒的一天。

    會展中心的招商大會已經結束,閉幕儀式整得很宏大,另外這次招商大會談成的生意不少,總成交額已經闖下了近五年來的新高,單從政績來看,這一次主辦方以及市領導的臉應該有光,可卻因為遲遲沒能破案,諸位領導的臉色都不太好看,哪怕是站在臺笑容和善,多半也是強裝出來的。

    這么大的陣仗,國內外的記者們都看著呢,還能哭呀?

    早,天剛蒙蒙亮,一群守在市中心警察局行政大樓外的記者們,便一個個擦亮了眼睛,等待著大新聞。

    希頓大使和另外兩個國家的大使,一身西裝革履地從各自的車下來,乘坐的都是奔馳的商務轎車,身旁都配了一男一女兩個秘書,這三位大使和他們的六個隨從們,全都仰起下巴一副倨傲的模樣。

    耿月紅并沒有準時出現在市總警局的辦公大樓內,而是遲到了一個小時,這一個小時的時間里,三位異國大使就坐在即將召開記者大會的大廳里,他們先是翹著二郎腿喝茶,緊跟著冷嘲熱諷,說了一些華夏人不遵守時間觀念的問題,到最后已經徹底沒了耐心,就差站起來摔杯子罵人了。

    終于……

    在眾人矚目的目光下,耿月紅一身干練的警裝走了進來,高跟鞋踩在地面發出一陣清脆的響聲,記者的話筒紛紛遞到她的面前,扛著攝像機或者端著相機的那些記者隨從們,也都將鏡頭對準了耿月紅。

    “耿局長,請你簡單地介紹一下案件的經過吧。”

    “耿局長,請問我們海市的警方,是否已經將兇手抓獲。”

    “耿廳,聽說你有意包庇嫌犯,這讓受害者所屬國的大使館很憤怒,認為我們華夏人是在徇私舞弊。”

    “耿局長,請問你想過這件事情如果因為你的一己之私而惡化下去的后果么,可能會引起華夏與另外三國的貿易戰,甚至是軍事的沖突。”

    “耿局長,請問你為什么要包庇,難道那個犯罪嫌疑人林昆,和你之間有著什么不同一般的關系么?或者說林昆有著什么樣的身份背景,讓你不得不包庇他。”

    ……

    眼前被團團圍住,耿月紅暫時無法繼續向前,一隊警察已經趕了過來,將眼前的這群記者驅逐,可這群記者的抵抗很頑強,根本就不吃警方這一套。

    耿月紅抬起手擺了一下,手下的一群警察們馬停了下來,耿月紅對著周圍的一群記者道“大家的問題都很好,待會兒我將在臺做一個總結性的回答,我相信我的回答不會讓大家失望的。”

    耿月紅臉掛著笑,此言一出之后,本來躁動的記者們稍稍安靜了下來,這個女人說話有感染力,并且她身有著位者的威壓,眼前簇擁的記者們不用警察們分開,自己向后退了一步讓開一條路。(一零)

    “耿,你們華夏一向自稱文明國度,這里有嚴謹的法律與人權,可這次的惡劣,已經讓我們這些身在你們華夏的國際友人感到惴惴不安,在已經發現了犯罪嫌疑人的時候,你突然出現阻撓,其實我們已經調查到,那位林犯罪嫌疑人,他是燕京一個大家族的人,你們華夏或者說你是想徇私舞弊吧。”(零一)

    一個國外金發碧眼,年紀差不多有四十歲的女記者攔在了耿月紅的面前,這位女記者的身份是米國一家大的電視臺的記者,有著一半官方的血統背景。

    這個女記者這么一問,另外的幾個外國記者也都湊了過來,他們這些記者的打法比較團結,一個人提出問題后,大家紛紛將話筒遞到了耿月紅的面前,沒有任何再去問其他的。

    “呵呵……”

    耿月紅笑了笑,“我剛剛已經對我們華夏的記者們說過了,所有的問題我待會兒都將給大家一個滿意的答復,我現在在加一句,也包括你們諸位。”

    “耿,你這么說話很不負責,如果在我的國家,一位人民的公仆和百姓這么說話,是會被開除公職的!”

    “耿,希望你能尊重我們這些國際友人,先給我們一個回答。”

    “耿,請你不要這么大的架子,據我所知你們華夏的領導制度森嚴,在你的面一定還有別的領導,說不定他現在正通過現場直播觀察你的表現。”

    “你在威脅我?”

    耿月紅看向了最后這個和她說話的女人,留著一頭小短發,燙成了滿腦袋的小卷,個頭不高身材發福,一雙三角眼甭管是國內國外都不是很受歡迎。

    三角眼的人,不能說個個都是一肚子的壞水,但也是十之七八。

    “我不是在威脅,而是就事論事,希望你能明白當下的現實,我們作為向公眾匯報的人物,有權知道這……”

    不等這三角眼的女人說完,也不等其他的幾個外國女記者再出口刁難發問,耿月紅呵呵一笑,打斷道“你們喜歡怎么想,那是你們的事情,談什么國家和人權,以及用道德標準來威脅我,我向你們是來錯地方了,這里是華夏不是你們國外……”(未完待續)

    。
斗牛牛最靠谱app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