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珠給出的信息太過殘缺,根本不能得出具體的結論,這一點讓幾位老專家甚是遺憾,這比寫小說斷更、太監還不能容忍,可不等他們抱怨,靈珠居然在眾人的錯愕聲中,‘嘣’的一聲炸了開來。

    這看似無比堅固,如同一顆水晶球的靈珠,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就那樣炸裂開來碎了一地,而后化作粉糜消散在大殿之中。

    “這…”

    黃老爺子愣愣的看著空無一物的雙手,似乎有些無法接受這種打擊,不過想來也是,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跟建筑群有關的能看得懂的信息,卻陡然之間失去,這種打擊不是誰都能受的了的,特別是他這樣的科研工作者。

    其他人雖然不是那么心疼,但也覺得有些可惜,倒是艾瑞斯有些‘做賊心虛’的縮了縮脖子,畢竟從剛才靈珠顯像開始,他就一直在吸收其外層的靈氣,指不定靈珠的碎裂,跟他吸收其靈氣有關系。

    不敢再去看幾位老爺子傷心欲絕的樣子,艾瑞斯轉身便走出了大殿,再在里面待著也沒用,可當艾瑞斯一只腳剛踏出大殿,艾瑞斯卻發現地面開始震動起來。

    只是愣了兩秒,腳下的地面震動越發強烈,艾瑞斯當即轉身回到殿內,背起離他最近的李老爺子就往山下跑,而其他人也不是傻子,各自背上一位老爺子,就跟在艾瑞斯身后向外狂奔起來。

    可不等殿在后面的魯大炮從大殿鉆出來,大殿就瞬間垮塌,將魯大炮活生生的壓在了下面,跑在后面的黃盛等人還來不及悲傷,后面山峰就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隨即整座山峰直接往艾瑞斯等人所在的山腳傾斜下來。

    此時艾瑞斯的魔法終于能夠發揮作用,只見他輕輕一揮法杖,一條條粗壯的藤蔓,便從黃盛等人腳下躥出,瞬間便纏在他們的腰間,將他們往山腳送去。

    雖然每一次藤蔓送出的距離并不算遠,但一簇接著一簇的藤蔓,還是要比他們跑起來快得多,不過一會兒工夫,便將他們帶到了山腳下的玲瓏塔旁。

    盡管暫時解除了被山崩埋身的危險,但情況并沒有好到哪里去,因為建筑群也不知因何緣故而開始崩塌,此時的景象比之電影《2012》還要來的兇險。

    好在邱茵等人并不是死腦筋,在地面開始震動的時候,便已經往建筑群外跑去,此時他們的位置已經相對安全,因而此時身處建筑群里的也就只有艾瑞斯一行。

    “放下我吧,艾瑞斯…你已經做的夠多了,反正老頭子也沒幾年可活了,別耽誤了你”

    一直被艾瑞斯緊緊箍在身上的李老爺子聲音有些顫抖的對艾瑞斯說道

    “不行…呼…李老爺子,你答應教我的八卦還沒教呢,我不會放下你的”

    此時的艾瑞斯別看他依舊健步如飛,可實際上已經是強弩之末,這不是體力方面的問題,要真能用跑解決,那他可以背著李老爺子一直跑出這個山谷。

    可現在山脈崩毀,建筑群不斷傾塌,他只能不斷施放肆意生長,以保證眾人的安全,只是這種大范圍的施放中型魔法,饒是經過魔力的增長,他也幾乎快耗盡木系魔力。

    單單一系魔力的耗盡,艾瑞斯并不擔心,他現在精神力和靈魂力相當活躍,只要能及時補充木系魔力,便不會對魔法星系造成畏寒。

    然而,他此刻并不希望魔力耗盡,一旦耗盡了魔力,也就意味著,他只能被塌陷的地面吞噬,而被地面吞噬其后果可想而知。

    又沖出了一段路程,艾瑞斯的魔力已經完全耗盡,這個時候幾乎已經陷入了絕境,可以說下一秒他們就可能埋身地底。

    此時他背上的李老爺子也不說話了,他能夠清楚的感覺到,艾瑞斯的狀態,只因為他的肺部就如同鼓風機一般,不斷的呼氣吸氣,每一次都堪比深呼吸。

    ‘哈呼~哈呼~’

    看著腳下的裂縫,艾瑞斯明白他們已經完了,即便他能用魔法防護罩撐一會兒,可這又能撐多久呢,一旦被埋入地底,在這荒無人煙的昆侖山脈,等待他們的只有死亡。

    就在艾瑞斯已經準備停下腳步,靜靜等待死亡的時候,一陣螺旋槳轟鳴聲傳到他的耳中,頓時艾瑞斯的眼睛一亮,就連腳下的動作也快上了三分。

    那螺旋槳的轟鳴聲越來越近,艾瑞斯跑的也越來越快,地面此時好似知道他們快要逃脫了似的,更是不斷加速向下塌陷。

    此時完全就是跟死神賽跑,只要跑贏了他們就能活,而跑不贏那他們就要接受死神的擁抱,此刻他們忘記了時間,忘記了地點,忘記了前方出現裂隙的地名,他們只想往前跑,沒有目的,就是一個勁的往前跑。

    直到眼中出現三架軍綠色直升機的身影,艾瑞斯的眼前頓時一黑,整個人瞬間失去了知覺。

    兩個月后,西南軍區戰地醫院某病房,一道嬌俏的身影手捧著一束鮮花,輕輕的推開病房的房門。

    她輕手輕腳的走到床邊,看著躺在病床上,呼吸平緩卻緊閉雙眼的年輕男子,臉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只是這微笑中卻充滿了哀愁和疲倦。

    這道嬌俏身影,正是從昆侖深處被救援部隊解救出來的邱茵,而躺在病床上的男子,正是因魔力耗盡,而陷入深度昏迷的艾瑞斯。

    “你就知道逞能,要不是部隊及時趕到,你哪里還有命活…笨蛋!混球!你這個王八蛋!你給我醒過來啊”

    盡管邱茵的聲音很大,可艾瑞斯依舊‘無動于衷’,他就像植物人一般,生命體征一切正常,也沒有一點外傷和內傷,可他就是醒不過來。

    邱茵已經在這兒呆了兩個月了,從艾瑞斯被送進監護室,她就一直呆在醫院,每天給他打理病房,無論誰來勸她都不聽,就每天死守在艾瑞斯的病床前,哪里也不去,什么也不做,整個人瘦了一大圈,面容也無比憔悴。21
斗牛牛最靠谱app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