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秦先生的朱砂痣 > 《秦先生的朱砂痣》正文卷 362章 我是不會管你叫爸爸的
    而這些事,秦鐘以前從來沒有跟秦姝說過。

    秦姝的臉,即便是流過淚也依然美麗動人,只是更顯楚楚動人,是另一種美感。但此刻,這張漂亮的臉蛋之上,卻布滿了費解之色。

    秦姝問秦鐘:“既然他做過這么多的錯事,你以前怎么不跟我說!”

    “那是你的初戀!”秦鐘按住額頭,痛苦地說道:“我不能殺死你的愛情,我想著,他去坐牢三年,三年的時間足夠讓你清醒,讓你移情別戀。”

    “可你,卻懷了那個狼崽子的孩子。”

    “那是盛朗的孩子!盛朗那樣的性格,他的孩子,誰知道又是怎樣的人!”所以啊,那個孩子不能留啊!

    聞言,秦姝像是被抽走了三魂七魄,呆坐在原地,默不吭聲,就像是被木樁釘在了原處一樣。

    秦鐘也累了,他閉著眼睛,靠著樓梯的扶手欄桿。

    過了很久,秦姝才從地上起來,她按著自己發麻的膝蓋,慢吞吞走到秦鐘身邊的樓梯上坐下。秦姝學秦鐘一樣,閉上了眼睛,偏頭靠著另一面的欄桿。

    剛才吐過血,喉嚨里一股血腥的鐵銹味,秦姝并不好受。

    秦姝吞了口唾沫,那股鐵銹感并沒有減輕。秦姝腦子里走馬觀燈浮出許多往事來,她驀地開口,說:“當年,他把我從別人床上帶走的時候,在車里,他問了我一句話。”

    秦鐘閉著眼睛問:“什么話?”

    “他問我,害他多坐了八年牢,我開心嗎?”眼淚從秦姝的眼尾擠了出來,不受控制,一顆接著一顆。

    秦姝不敢睜開眼睛,她腦子里不可避免地浮現出那一晚的經歷。

    那是她一生的噩夢。

    秦姝捏著拳頭,問秦鐘:“他假死后,消失了十二年。其中八年,他是在坐牢,對嗎?”

    秦鐘沒再狡辯,承認了,“是。”

    “是你陷害的他?”

    “是。”

    秦姝唇角勾起,笑得那樣的凄涼、嘲弄。“爸爸,你施加在盛朗身上的罪過,都在我的身上產生了報應。”秦姝又猛地咳嗽了一陣,她按著起伏不停的胸膛,啞聲說:“父債子償,我不冤。”

    秦鐘猛地睜開眼睛,他一把握住秦姝冷若寒冰的手,輕輕地拍著,想要將其焐熱。“小姝,是爸爸錯了。報應應該應在爸爸身上的,小姝,是爸爸害苦了你。”

    秦姝搖頭,她說:“我不知道該怪誰。”

    “怪你么?可你的出發點的確是為我好。”沒有任何一個父親愿意看著自己的女兒跳進一個火坑,很明顯,盛朗就是刀山火海。

    “可盛朗,他白白多坐了八年的勞。他的前程、他的青春,全都沒有了。他要報復我,是應該的。”只是一想到,曾經那樣疼愛的男孩子,竟然把她送到了別人的身邊,供人玩樂,她便心痛得發狂。

    “爸,我不怪任何人,我只怪我命不好。”秦姝用手捂面,啜泣不停,“17歲之前,我把這輩子的幸福都提前透支了完了,所以這輩子,我活該倒霉。”

    秦姝站起身,一步步往樓上走。

    “爸爸,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

    秦鐘扶著欄桿站了起來,他看著秦姝的背影,數次張嘴,想要告訴她一件什么事。可他最后還是強忍住了。

    有些事,他不能說,他得把它們帶進棺材里。

    ·

    秦楚與陶如墨在前屋里吃飯,聽到大管家在說:“聽說四小姐跟老先生剛才吵了一場,兩人又哭又鬧。”

    桌上四人知道原因,都心情沉重。

    這一頓飯,吃的是索然無味。

    回家的時候,陶如墨被張詩文硬塞了一張銀行卡。她已經習慣了婆婆的大手筆,她盯著那張卡,到底是忍不住,好奇問了句:“媽,這里面,有多少?”

    她婆婆說:“三百萬,你先用著,等孩子生下來,我再個大紅包。”

    陶如墨算是真正體驗到了‘母憑子貴’這四個字的意義了。

    “謝謝媽。”張詩文不缺錢,這也是她給孫子的一份心意,陶如墨不打算拒絕。她想好了,這筆錢她要給孩子存著。

    回家路上,秦楚一直在想著事,所以也不怎么健談。陶如墨有些犯困,索性在秦楚的懷中睡了過去。

    回到家,快九點了。

    發現媽媽的房間燈還亮著,陶如墨便對秦楚說:“大楚你先回去,我去媽媽房間看看。”

    “好。”

    陶如墨推開寧霜的房門,卻發現寧霜沒有睡,她靠著床頭柜,手里拿著一張卡。

    見寧霜眉頭擰著,表情很苦惱的樣子,陶如墨覺得好笑。她走過去,一把抽走寧霜手里的卡,說:“是什么卡?會員卡么?”

    低頭一看,發現那卡身上面的數字是19位,這是一張儲蓄銀行卡。陶如墨拍著手里的銀行卡,盤問她媽:“老實交代,媽,你背著我偷偷存了多少小金庫?”

    寧霜盯著陶如墨,瞇著眼睛,看了許久,才說:“哦,是如墨啊,怎么這時候才下班?”她忘了陶如墨早就沒有上班的事了。

    陶如墨笑容有點牽強,卻還是乖巧地點了點頭,回答她媽:“今天工作有些忙,下班后還被叫去開了個會,回來的有些晚了。”

    “你們那院長是吸血鬼啊!”

    “可不是。”

    陶如墨又問她媽:“媽,這卡怎么回事?我記得咱們家沒有這卡吧。”

    寧霜又皺起了眉頭,她盯著那張卡,目光是茫然的、懷疑的,若有所思的。深思仍然沒有頭緒,寧霜這才說:“這卡,我也不知道是哪里來的,就在我的包里找到的。”

    寧霜忽然一拍腿,驚訝地說:“這不會是我撿的吧?”

    陶如墨:“...”

    “你哪里撿的?給我說說,我多去溜達幾圈,看看還能不能撿到些別的什么東西。”

    “有什么用,撿到了你又不知道密碼!”

    陶如墨想了想,說:“這卡我先保管著,明天我帶著你,拿著身份證去銀行看看。”

    “也好。”

    回到自己房間,陶如墨見秦楚還在洗澡,她走到廁所門口,靠著墻壁,把廁所門打開一條縫。里面氤氳一片,有個高個男人在里面哼著曲兒,沒穿衣服。

    陶如墨看得明目張膽。

    秦楚知道她在看,他說:“一分鐘十萬,十分鐘五百萬。”

    陶如墨:“怎么算的,不是一百萬?”

    秦楚:“不,你要真看十分鐘,等會兒又得害我親自動手謀殺死我億萬子孫。億萬子孫,可不止值五百萬。”他這黃腔,開得很隱晦。

    但陶博士腦瓜子多聰明啊,立馬就跟上了老司機的思維。

    “我蒙著眼睛,不看。”

    秦楚回頭看了眼陶如墨,發現她眼睛的確蒙上了,頓時覺得這孩子真實誠。

    “大楚,我剛從我媽那里搜刮到了一張卡,我媽忘了那卡哪兒來的了,我明天準備帶她去銀行看看。是她的,我就把錢取出來,省得她以后忘事了取不出來。不是她的,那就去警局交工。”

    “什么卡?給我看看。”

    陶如墨右手握著拿卡,遞進了浴室。

    秦楚隨手接了過去,低頭一看,目光卻是一凝。

    那是一張某行的鉆石銀行卡,它的所有權歸寧霜,但它真正的主人,卻是秦楚。秦楚是在七年前將這張卡,連同陶如墨一起交給寧霜的。那時候,他是真的在說服自己要對陶如墨放手。

    他告訴自己,以后,絕對、絕對不可以再打擾陶如墨!

    但他失言了。

    這筆錢,是秦楚留給陶如墨的嫁妝錢,那時候,他想著,如果以后墨墨要嫁人了,就讓寧霜把這卡里的存款置換成陪嫁物品和錢,給墨墨充面子。

    這張卡里面的存款,能嚇得陶如墨心跳加速。

    “怎么了大楚?”見秦楚不說話,陶如墨就覺得奇怪。

    秦楚用清水沖了把眼睛,他把卡片遞交給陶如墨,說:“這里面錢應該不少,這是鉆石卡,不是一般人可以辦理的。你明天可以帶著媽去銀行看看,記得帶上身份證。”

    聞言,陶如墨變得憂心忡忡起來。

    “我媽怎么會有這種卡?”陶如墨用牙齒咬住大拇指的指甲蓋,她心里感到不安,她說:“這里面不會是臟錢吧?”

    秦楚忍住笑聲,問陶如墨:“哦,你家還有人賺臟錢的?”

    陶如墨一想,覺得這里面的錢應該不是臟錢。她跟寧霜相依為命,也沒什么親戚,遠方的親戚都是老實的普通人,還真沒有誰是賺臟錢的那種人。

    “算了不想了,明天去看看。”

    晚上,陶如墨做了個夢,夢見卡里有幾千萬,她瞬間就成了小富婆。被美夢甜醒了,一大早,陶如墨就拉著秦楚的手說:“我昨晚做夢,這卡是我爸爸留給我的,卡里面有六千多萬。我覺得,我要成小富婆了。”

    聽到這話,秦楚的表情顯得有些古怪。“你爸爸?”

    “是啊,我爸爸。不是我親爸,我是指寧爸爸。”

    “為什么覺得是他?”

    陶如墨理所當然地說:“卡不是我的,也不是我媽的,那就只能是死去的寧爸爸的啦。”

    秦楚:“...”

    梳洗完畢,陶如墨拎著包包,把卡放進包里,去餐廳吃飯。

    寧霜也起來了,她已經忘了今天要和陶如墨去銀行的事,她穿著一身睡衣,陪溫椋吃早飯。

    陶如墨進了餐廳,把包放在隔斷柜上,對寧霜說:“媽,吃完飯我們就去銀行。”

    寧霜詫異抬頭,問她:“去銀行做什么?”

    陶如墨笑容一僵。她揉了揉臉頰,神情恢復自然,她這才把那張卡拿出來,對寧霜說:“這是我昨天從你那里拿走的,你不記得密碼了,我們今天去銀行看看。”

    寧栓看見那卡后,瞳孔微微一縮。

    她下意識地朝剛落座,正在喝熱豆漿的秦楚忘了過去。秦楚察覺到了寧霜的目光,卻沒有回應。

    寧霜想了想,才說:“我記得密碼。”

    陶如墨有些驚訝,“你想起來了?”

    “嗯。”

    寧霜注意到秦楚喝豆漿的動作很慢,要在平時,那一杯豆漿,秦楚兩口就能喝干凈。他喝得這么慢,顯然是不正常的,他是在拖時間,在等待什么事發生。

    摸透了秦楚的想法,寧霜這才告訴陶如墨:“這卡,是女婿七年前交給我的,里面是他給你準備的嫁妝錢。里面,一共有六千多萬,密碼是他的生日。”

    陶如墨:“!”

    溫椋露出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小眼神。

    秦楚揉了揉耳朵,這才放下豆漿杯子,有些尷尬地盯著陶如墨。

    陶如墨已經信了寧霜的話,只是覺得好笑。她心里動容不已,臉上依然掛著那得意的笑。

    護住銀行卡,陶如墨沖秦楚努努嘴,她還有最后一絲倔強::“想都別想...”

    秦楚:?

    陶如墨:“我是不會管你喊爸爸的。”

    “...”

    ------題外話------

    六千多字。

    晚安哈

    ()
斗牛牛最靠谱app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