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嫡狂之最強醫妃 > 《嫡狂之最強醫妃》正文卷 234、蘭川城(2更)
    溫含玉獨自走在蘭川城內。

    喬越正忙,無暇他顧,此時也無非需她不可的事情,她便四處走走。

    蘭川城不是她想象中的模樣,城中士兵不停奔走,本該舉城皆亂,可蘭川城中的百姓卻很安靜。

    出奇的安靜。

    他們非但沒有慌忙逃竄,便是連跑出來看究竟發生了何事的人家都少之又少,就好像這蘭川城的動亂與他們毫無干系似的。

    日落時不見誰人家有炊煙,現下夜已深,也不見多少人家有燈火亮起。

    整座蘭川城,黑夜之中,只有城墻上的火把與士兵們手中的火把之外,只有寥寥可數的幾盞微微燈火。

    人呢?這蘭川城中的百姓呢?

    溫含玉手中火把的火苗在夜風中搖晃,并不寬闊的街巷上安靜得她只能聽到她一人的腳步聲。

    四周黑漆漆,像是沒有人居住似的。

    但就在這奇異的安靜之中,她忽然聽到低低輕輕的哭聲。

    孩子的哭聲,伴隨著孩子委屈的話,“嗚嗚嗚……阿娘,我餓……我——”

    然孩子哭兮兮委屈巴巴的話還未說完,忽地就戛然而止,像是被人突然捂住了嘴,讓他再發不出聲音來了一樣。

    孩子的哭聲不大,但是夜太過安靜,才致溫含玉這一習武之人足以聽得清楚。

    聲音就是從她右側的屋子里傳來。

    她停下腳步,看了那黑漆漆的屋子一眼,舉著火把抬腳走了過去,爾后抬手敲了敲那緊閉的屋門。

    門窗緊閉,她敲響了屋門三回,屋中都無人應聲,更無人前來開門。

    只見她眼神沉了沉,緊著抬起腳,毫不猶豫地踹開了那緊閉的屋門。

    “砰!”的一聲沉悶震響,不僅門后本是緊扣著的門閂被震開,便是門扉都被震得從墻上脫了半扇下來,砸倒在屋中地上。

    溫含玉拿著火把踩著砸倒在地的那半扇門扉走進了屋子里。

    屋子不大,她手中火把的火光雖不夠明亮,但能讓她看得清楚這屋中情況。

    簡陋的堂屋與灶臺共用一室,旁有一扇門,想必是臥房。

    她將無人的堂屋掃過一遭后轉身走進了旁處的那扇門。

    果然是臥房,屋中放著兩張木板床。

    死一般寂靜的小小臥房里,溫含玉聽到了微不可聞的呼吸聲。

    她朝木板床的方向走去,在其中一張床前站定。

    只見床角處縮著一個滿面驚惶的婦人,婦人身后是三雙干凈卻也與她一般寫滿了害怕與不安的眼睛。

    三雙孩子的眼睛。

    孩子皆用他們那雙臟兮兮的小手死死捂著自己的嘴,不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音來。

    這是他們阿娘叫他們這么做的。

    婦人將三個孩子死死護在身后,睜大著眼死死盯著忽然闖進他們家里來的溫含玉,因害怕而渾身都在顫抖。

    然溫含玉在婦人眼中不僅看到了恐懼與不安,也看到了憤怒與怨恨。

    忽然,只見婦人如橫下了心一般沖她厲聲喊道:“我家男人已經被你們抓走了,你們還想怎么樣!?要我們全家都死了才甘心嗎!?”

    婦人的心口劇烈地起伏著,渾身顫抖得厲害。

    她因恐懼而瞳仁緊縮,大睜著的眼眶通紅,似想要哭,卻始終沒有掉下一滴淚來。

    溫含玉面無表情看著她,像是沒有看到她的恐懼與憤怒似的,只淡淡道:“有沒有吃的,我餓了。”

    她的確是餓了,從天未明時和大家伙一起草草吃了一頓干糧到現在,她還沒有吃過一丁點東西,只喝了幾次水而已。

    婦人愣住。

    溫含玉則已轉身出了臥房,道堂屋里點亮了桌上放著的油燈。

    婦人久久回不過神來,直到她身后的孩子抓著她的衣裳叫著她:“阿娘……”

    婦人這才轉過身,再三個孩子頭是年長,不過也才是個不過六七歲的孩子而已。

    另外兩個,一個女孩兒一個男孩兒,一個五六歲模樣,一個四五歲模樣。

    在溫含玉眼里,三個都不過是丁點大的小娃娃而已。

    她把面疙瘩湯放回桌上,道:“坐著吃吧。”

    她說完,還伸出手來將最小的那個男孩兒提溜起來放到了身邊的長凳上。

    女娃娃見狀,當即手腳并用地爬到長凳上。

    年長的孩子看看溫含玉又轉頭去看看他們發愣的阿娘,遲疑著自己是不是該坐下。

    溫含玉將自己才吃了三口的那一碗面疙瘩湯移到兩個已經坐下的孩子面前,隨后看向愣在房門前的婦人道:“你沒煮著多一些?”

    婦人這才回過神,連忙點了點頭,快步到灶臺邊,再盛了兩碗,一碗放在自己大兒子面前,另一碗則是放在溫含玉面前。

    溫含玉一點不客氣地吃了起來。

    三個孩子狼吞虎咽,顯然是餓壞了。

    婦人一直在旁邊看著,看著溫含玉,怎么都想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人,又究竟想要做什么。

    溫含玉雖作士兵打扮,但身為女人,婦人能看得出來,她是名女子。

    可恨的姜國究竟還想要做什么?

    如此一想,婦人心中的怨恨之火又熊熊燃燒起來。

    溫含玉將勺子放下時忽問道:“你家里男人哪兒去了?”

    ()
斗牛牛最靠谱app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