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朕有帝皇之氣 > 《朕有帝皇之氣》正文卷 第三百七十五章①你卑鄙……啊!
    毆和順、雙天逸兩人也不過一個后期,一個中期,如何是兩頭國際級戰將(八足)巔峰境界實力的巨鷹聯手合擊的對手。

    那種合擊之術,完全超過毆和順、雙天逸兩人的想象。

    不要說他們中的任何一人,就算是兩人聯手都沒有辦法躲過兩頭巨鷹的聯手合擊。

    兩人隱隱感覺到身后的巨鷹在飛來,不由口中大呼小叫的朝著真定王府的高墻。

    毆和順供奉長嘆一口氣,憂心忡忡地大吼道:

    “秦將軍,你可是說不殺我們的,還請放我們兩個一條性命。”

    秦秀臉色怔了怔,駁斥地問道:

    “是么?本將確實這么說過的,可你們兩個居然想打算和班書語一起逃跑,這能怪得了本將么?”

    雙天逸供奉大言不慚地高聲道:

    “秦將軍,你可不能為了我們兩個說話不算數啊!還請手下留情!”

    秦秀抿了抿嘴,有些不好意思道:

    “哦!本將是說話不算話了么?本將剛才說什么來著——我看你們三人修煉不易,只要真心向我投靠,并愿意發下毒誓,本將愿意不殺你們三人。”

    毆和順供奉急忙贊同道:

    “對啊!你就是這么說的,你既然看我們修煉不易,還請放過我們兩個吧!我們也不是真要過來殺你們,只是奉命而來,還請秦將軍能夠饒命?”

    秦秀沒好氣的恥笑道:

    “饒命,真是笑話,你們既沒有真心向本將投靠,有沒有發下毒誓,如何饒你們性命,何況本將只不過說不殺你們三人,有沒說不讓巨鷹殺你們。”

    雙天逸供奉長嘆一口氣,然后怨毒道:

    “你卑鄙……啊!”

    秦秀雙眉深鎖,表里不一地反問道:

    “不要和本將說什么卑鄙,最少本將愿意和你們三人單打獨斗的,可你們倒好,居然還想三個供奉聯手對付本將一個,虧你還有臉說本將卑鄙,真是好笑!”

    “啊……”

    墻外再次傳來一聲慘叫聲,看上去那兩位供奉都沒有逃脫巨鷹的追殺。

    秦秀轉頭看著地上趙繆王秦林和華秦帝王郎的兩具尸首還是微微有些可惜。

    看來這兩人一身官運和將運就這么白白的潰散在天地之間了。

    忽然!

    隨著兩頭巨鷹將毆和順和雙天逸兩個供奉擊殺之后。

    趙繆王秦林和華秦帝王郎的兩具尸首身上,居然淡淡冒出了若隱若現的官運和將運一般的霧氣出來,而且最詭異的還是開始不斷的朝著秦秀擁擠而去。

    “咦!”

    秦秀開始心中一驚,這兩人可是死了。

    趙繆王秦林和華秦帝王郎他們身上的官運和將運不知道有沒有危害?

    直到兩人的官運和將運成功進入秦秀身體之后,才發覺這些官運和將運同樣對秦秀大有好處。

    似乎這些官運和將運,原本是趙繆王秦林和華秦帝王郎他們兩人身上的,在被毆和順和雙天逸兩個供奉擊殺之后,倒也不會慢慢潰散在天地之間。

    而是根據這方天地法則,慢慢向毆和順和雙天逸兩人身上匯聚過去,經過一段時間之后,就會成為毆和順和雙天逸兩人自身的官運和將運。

    甚至在逃脫追殺之后,這兩人還有可能成為一方霸主,或者土皇帝的可能,最少兩人身上的官運和將運不菲,不管兩人如何作為,都能夠享受到官運和將運帶來的好處。

    但隨著毆和順和雙天逸兩人又被兩頭巨鷹擊殺,按照這方天地法則,似乎這兩人身上的官運和將運會朝著兩頭巨鷹身上匯聚過去。

    只是這兩頭巨鷹也無法擔任人間的文官和武將,再加上兩頭巨鷹也是有主的寵物,自然就算到了秦秀頭上來了。

    所以朝著天地之間緩慢潰散出來的官運和將運,就開始朝著秦秀瘋狂的洶涌而來。

    死在地上的趙繆王秦林和華秦帝王郎兩人,可不是普通官員和將領,這可是一個王爺,一個皇帝的官運和將運。

    秦秀細細看去,似乎這些官運和將運的顏色不對。

    往日里米白色的是文官氣運,血紅色的是武將氣運。

    現在倒好,居然一道是金色的氣運,還有一道是黃色氣運。

    秦秀看來看去,似乎發覺金色的是王爺氣運、黃色的皇帝氣運。

    此事的真定王秦楊十分小心翼翼的說道:

    “秦將軍,你先休息一會,這里我讓人清洗一番,免得將這些臟東西給沾染了!”

    看上去似乎對秦秀十分恐懼,擔心一個不小心惹惱了對方,也順手將他也給一起給滅了。

    現在想想秦秀的心狠手辣,真定王秦楊也不由有些害怕和恐懼。

    趙繆王秦林和華秦帝王郎兩人就這么去了,就連三大供奉也這么灰飛煙滅,原本真定王秦楊手下還有一個班書語(避世高手)作為依仗,但現在這么一來,他手下可沒有半個供奉,自然更是沒有底氣了。

    不管如何,哪怕平日里,供奉在真定王秦楊眼中也不過是他喂養的其中一條比較兇悍的惡狗。

    原本班書語(避世高手)這個供奉在王府下人眼中,有真定王秦楊撐腰,也算是狗仗人勢。

    但現在惡狗沒有了,真定王秦楊也同樣無法人仗狗勢了。

    他們之間也算是彼此依靠。

    在缺少了供奉這樣的底牌,真定王秦楊多少有些底氣不足,最少在秦秀面前有些信心不足,擔心對方隨時將他這個王爺也干掉,這樣一來整個河北的局面還是被秦秀牢牢把控。

    真定王秦楊的外甥女任圣通,他們的任家在河北地面也是數一數二的豪門,只要有他們任家支持,可以說在沒有了趙繆王秦林和華秦帝王郎,再加上他這個真定王秦楊,三人同時消失的話,有著任家支持的秦秀大軍,恐怕整個河北都沒有人敢站出來反抗。

    現在真定王秦楊都有些后悔把他的外甥女任圣通嫁給秦秀了。

    秦秀點了點頭,處之泰然地說道:

    “今天的事情最好不要讓開口說出去,特別是本將的那兩頭巨鷹。”

    真定王秦楊心有領會道:

    “明白,我一定讓府里的下人全部閉口。”

    ()
斗牛牛最靠谱app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