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報告長官:夫人在捉鬼 > 《報告長官:夫人在捉鬼》正文卷 那些鬼還不敢進我這里
    “外面有點冷,你還是進攝影棚里暖和一下吧!一會兒還有一場戲在外面,不知道要到什么時候,到時候說不定就要凍透了。”現在的天氣還是挺冷的。

    于藍心不在焉的點了點頭,四處看了看,總覺得哪里不對勁。

    她很確定自己是被人推的,可是回頭卻沒找到人,就連林妮也沒看見。

    于藍越來越覺得自己可能是撞鬼了。

    好在等一會兒她就剩下一場戲,等拍過戲以后,還是早點回家冷靜一下比較好。

    “好。”

    他們拍攝的是一部網劇,劇組人員也比較簡單,林妮與于藍也沒什么搶戲份一說,倒也能和平相處。

    “走吧,我扶你進去。”

    “謝謝。”

    外場的戲一直拍攝到很晚,于藍下戲后坐著最后一班公交車回家了。

    公交車與她現在租住的房子有點距離,要穿過兩條黑漆漆的巷子,才能到達她現在所居住的小破樓。

    在京城這個地方,沒錢只能住在這樣沒有保障的老樓房。

    房租便宜,才是她妥協的唯一理由,要不然打死她都不可能住在這種地方。

    偶爾還能夠看見喝的醉醺醺的酒鬼,她下夜戲回家的路絕對是步步驚心。

    也不知道是她想的多了,還是真的有所感應,好像聽見了身后的一連串的腳步聲,步步緊跟著她。

    于藍倏然回眸,本就漆黑的小巷子,什么也看不見。

    偏偏她就有著預感,有誰藏在那邊的電線桿旁,縮著自己的身子。

    恐懼十倍,百倍的放大,整個汗毛孔都豎了起來。

    于藍覺得自己頭發絲都浸著濕意,漆黑的夜晚是死一般的寂靜。

    不遠處發出唏噓聲都令她面色蒼白,總覺得有個人會鉆出來。

    于藍膽子不大,生怕自己去看個究竟就真的沒有回頭路了。

    下意識的后縮,她幾乎能夠感覺到那個人要沖向自己了。

    轉頭便對上了一張陰森森慘白的臉,雙眼空洞的只剩下了白眼球,在黑的伸手不見五指的夜里,尤其是這種沒有路燈的小巷子里,于藍放聲尖叫,“鬼啊!”

    在她的聲音沖破云霄的那一刻,附近居民樓亮起了好幾盞燈,隨后便有人開窗,破口大罵,“有病嗎?大半夜鬼吼鬼叫的,想死是不是?”

    “就是,我看你就是有病。”

    于藍這一刻無比的感激他們的大罵,證明自己不是一個人。

    剛剛突然出現的鬼臉也消失了,于藍夾著包一路跑回家去了。

    直至她徹底的消失在巷口,曾被于藍關注過的那根電線桿后面真的走出了一個高高瘦瘦的老頭,望著于藍遠去的巷口,露出一個陰惻惻的笑。

    站在原地不知道想了什么,過了一會兒才轉身離開。

    這部戲于藍作為女主角最衷心的奴仆,在一次救護主子的時候,被殺身亡,是整部戲女主角最關鍵的心里轉折。

    于藍咽下最后一口氣,女主角抱著她悲痛大哭,導演喊了一聲‘咔’!

    她也就徹底的殺青了,因為這兩日精神恍惚,于藍決定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想法,找了一個算命的大師給自己看看。

    四處打聽之下,聽說京郊寺廟有一個勿念大師很有名,她決定去碰碰運氣。

    于藍去了才知道,那寺廟香火旺盛,別說見什么主持了,就連幾個殿管事和尚她都見不到。

    只能在外面花錢求了一道平安符,然后失望的下山了。

    四處打聽,于藍得知一個郝大師算命挺準的,決定去碰碰運氣。

    主要是京城這里什么都貴,想要找一個道法高深的大師更是難上加難,就算是找到了她也沒有那么多的錢。

    就在這個時候,郁暖的電話打來了,“于藍。”

    “阿暖。”

    郁暖聽得出她情緒不高,“你是不是發生什么事情了?”

    “我……我沒什么事兒。”她知道郁暖最近忙著辦理入學的事情,不好拿自己的事情太過打擾她。

    “于藍,我們兩個是不是朋友?”

    “當然是了。”

    “那你有事兒就別瞞著我,你現在在哪里,我去找對你。”

    聽得出郁暖的堅持,于藍就報了個地址,隨便找了一個咖啡廳等她。

    郁暖來的時候,于藍正捧著咖啡杯出神的望著窗外的行人,連她什么時候來的都不知道。

    “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難事兒?”郁暖坐下,于藍回過神,怔怔的看著好友,有那么兩三秒鐘眼神是呆滯的。

    “你來了!”

    郁暖見了很不對勁,“你到底是怎么了?”

    “我……”于藍有些猶豫,怕自己說的太過天方夜譚,阿暖會不相信自己。

    見她略顯遲疑,郁暖堅定的說道,“于藍,不管你說什么,我都相信你。”

    這句話絕對是鼓勵,至少于藍這一刻就把郁暖當成了可以依靠的人。

    拉著她的手委屈的直掉眼淚,“阿暖,我好害怕,我……”平常他們也總說,可是誰也不會當真,只當是開玩笑,她怕自己說了,阿暖也只當是她疑神疑鬼。

    “你慢慢說。”

    可能是被一個人毫無條件的信任,導致于藍帶著哭腔說的話并不是很清楚,但是郁暖還是聽懂了。

    “阿暖,我好像撞鬼了。”

    郁暖怔了怔。

    于藍快哭了,“你是不是也不信我說的?”

    “不是,我信你。”

    “真的嗎?”

    “嗯,我帶你去個地方。”郁暖撥通了第五念的電話,“姐姐現在在哪里?”

    “緣起。”

    “我有一個朋友出了點事情,等會兒我帶她去找你。”

    “好,來吧!”能找到第五念的,通常都是和那方面有關的。

    郁暖掛斷電話以后,輕拍著于藍的手,“第五念是我老公的姐姐,她能知道你到底有沒有撞鬼。”

    見她說的那么篤定,于藍莫名的心安了不少。

    很快兩人就去了緣起,看見外面猶如城堡一樣的建筑,于藍一度以為這里是什么博物館,偶爾路過幾次看見了名字,都沒敢往別處去想。

    當推開大門那一刻,琳瑯滿目的骨灰盒,還有玻璃展柜內的各種精致紙扎活,絕對是大開眼界。

    今日凌煙兒和金果兒都在,朝著他們二人微微點了點頭,“念念在辦公室了。”

    “謝謝。”

    一看他們就是彼此認識,實在是緣起太過金碧輝煌了,踏入這里她就安心了不少。

    郁暖帶著她上了樓梯,布局是按照這里的風水而建,有幾個臺階還能看見各種銅像蹲守,于藍雖然不知道是什么動物,但也看的出這里絕對不簡單。

    走了差不多幾十個臺階,于藍已是神清氣爽,這些天的不安,煩躁,壓抑全部都消失了。

    帶著于藍敲了敲門,然后走進了辦公室。

    第五念正敲打著電腦,整理案件,然后做回復。“你們先做,等一會兒我就能忙完。”

    說話間,金果兒端著三杯熱咖啡來了,于藍道了一聲謝謝,辦公室里又安靜了,只剩下第五念敲擊鍵盤的聲音。

    于藍也在細細打量著這間辦公室,甚至是第五念,清麗脫俗的容顏,強大的氣場,與阿暖老公的氣質如出一轍,不愧是一家姐弟。

    于藍莫名的心安,尤其是見過第五念以后,這種感覺更加的強烈。

    第五念將工作收尾,然后看向了于藍,“你好,我的名字叫第五念。”

    “你好,我叫于藍,阿暖的朋友。”

    “于小姐,你最近有血光之災,有得罪過什么人嗎?”

    于藍愣了一下,“沒有啊。”最近戲份很緊,她除了在片場就是在家,片場的人際關系簡單,大家相處的都挺好的,也不太可能會得罪人。“但是我最近撞鬼了。”

    “看得出來,你還不止被一只鬼纏著。”

    于藍渾身一顫,臉色都白了,四處張望,哪怕她什么都沒看見,也覺得異常恐怖。

    “別害怕,我這里他們還不敢進來。”

    于藍松了一口氣,“那就好,這陣子我都快要被折磨瘋了。”

    “于小姐以前能看見鬼嗎?”

    于藍搖頭,“我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

    “那就說說你從什么時候見鬼的?”

    “我真正意義上見鬼,昨天是第一次,但是之前我能夠感覺到他們就在我身邊,晚上睡著了有人在地上徘徊,想要喝水的時候,水杯不見了,電視突然開關,前天我無緣無故的被推倒了,回頭沒有一個人。”
斗牛牛最靠谱app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