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逆亂乾坤 > 1529.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生子當如楚河
    楚河發絲亂舞,長袍展動,提劍而立,拖著芙綾公主,劍尖斜指地面,嗡嗡顫鳴。

    對方說的不錯,想以一己之力對抗主宰家族,那是不明智的,即使是大帝也一樣。

    然而,當所有人都認為楚河會服軟的時候,對方卻淡漠道:“今天我給芙綾面子,不想大開殺戒啊,若是不想死,就滾開吧。”

    “什么……”

    四方一片嘩然。

    兩尊大帝在此,楚河還敢這樣說。

    這不由得讓眾人想起了當年的帝破天,一人一劍,殺出一條血路,所過之處,竟無人可擋。

    難道今日要重現昔日之劫難。

    “你……”

    黃天主宰家族有強者驚怒交加。

    不過,那個須發皆白的老者阻止了他們,隨即看向芙綾公主道:“芙綾,你自小集萬千寵愛于一身,如今你要因為一個男子放棄這一切,放棄你的家,放棄你的父母,放棄你太爺爺我?”

    “太爺爺我……”

    芙綾公主一時不知道說什么好。

    的確,她從降生的那一刻就受盡了寵愛,直至此時之前,家族長輩幾乎沒有為難過她半分。

    事到如今,也非她所愿。

    “只要你肯勸楚河留下,一切既往不咎,我們會給他最好的資源……”

    老者順勢繼續道。

    芙綾公主愣了瞬間,而后猛然抬頭,看著楚河,一雙眸子煥發神采,道:“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

    隨即她看向老者,堅定道:“太爺爺,芙綾不孝,恕不能遵從。”

    “你……”

    老者神情復雜,不知道說什么好。

    但他很清楚,已經無可挽回,楚河已經徹底奪走了芙綾,沒有什么可以讓她留下,唯有楚河一人。

    ……

    沒人注意的是,不知何時,月中秋已經消失不見。

    懷乘風等人也一并消失。

    此刻,月中秋已經找到了另外幾人。

    先前,他對楚河傳音,大概說了一下計劃。此刻,懷乘風等八位主要人員已經被放進了原始世界內。

    一切完備,隨時都可與楚河離去。

    “轟……”

    忽然,老者對楚河出手了,無論如何,不能讓萬年前劍帝之事重演,無論楚河肯不肯屈服,都不能放棄離去。

    大帝出手,不同凡響。

    隨手一揮,楚河所在的大峰上大部分人被掀飛了出去。

    只留下楚河,芙綾公主,蕭南三人。

    蕭南見狀,自行后退。

    現在他也不好出手,只能看黃天主宰家族如何做。

    “嗡……”

    天穹劇顫,嗡鳴聲大作。

    只見老者大手在虛空中一按。

    霎時間,千萬道秩序神鏈垂落,每一道的璀璨奪目,神光迸射。帝道之威盡顯,那座大峰都變成了璀璨的金山,無窮無盡的著陣紋爆閃,凝結成一張大網,想要將楚河鎮封在此地。

    這是一座極為可怕的鎖困陣法,威能無窮,若不是楚河實力強悍,護住了芙綾宮主,一般大圣進去會被鎮成肉泥。

    “走!”

    忽然,遠處月中秋騰空而起,一聲爆吼。

    與此同時,楚河手中長劍一震,“咻”的一聲,一道劍氣貫通了蒼宇,撕裂了乾坤,氣息驚天。

    以致于一些沉睡中的存在都蘇醒了過來。

    特別是黃天主宰家族祖地之中,一個看不清容貌的男子忽然睜開了雙目,一雙眸子宛若兩盞金燈般盛烈,望透了虛空,似乎一眼就看到了千重峰。

    “極荒后人……”

    一道悠悠雄渾之音穿透空間,在千重峰上空響起。

    這一刻,所有人莫名顫栗,一股可以主宰天地,號令萬物的氣息浩蕩開來。

    “主宰顯靈了,這是主宰的聲音。”

    這一刻,眾人震撼莫名,不由自主的跪拜了下去,又驚又喜,虔誠無比。

    黃天主宰家族的人也都跪拜了下去。

    就連蕭南都要躬身行禮。

    “楚老魔啊楚老魔,沒想到你能留下這樣的后代……”

    那道聲音繼續開口,浩蕩十方。

    這一刻,整個黃天主宰星生靈盡皆伏地,不夸張的說,就連靈智未開的豬馬牛羊都匍匐了下去。

    “怎么回事?”

    九蒼狼老大驚呼一聲,渾身骨骼“噼里啪啦”作響。

    天地間有一種莫名偉力壓制他們,讓他們叩拜下去。

    “黃天主宰……”

    月中秋心中震動。

    除了此人之外,他再也想不到任何人有如此手段。

    難道黃天主宰要復蘇了?

    楚河眸光盛烈如開天之劍,鋒利不可擋,同樣望透了虛空,盯著黃天主宰家族祖地方向。

    對方口中的楚老魔正是極荒帝祖。

    “你是本主宰遇到最為驚艷的后輩,可愿入我門下,我會培育你成為第二個黃天主宰。”

    黃天主宰繼續道。

    四方皆驚憾,他們還沒聽說過誰有如此待遇,哪怕是真正主宰后裔的蕭南都未有如此待遇。

    “哼!”

    楚河卻是冷哼一聲,平淡道:“你會愿意放棄權利,讓我成為第二個黃天主宰?”

    “放肆……”

    很多人冷喝。

    他們還沒見過有人敢如此冒犯主宰。

    “你真的不肯?”

    不過,黃天主宰卻并未像眾人一樣氣急敗壞,而是詢問了一句。

    “我只想與閣下一戰。”

    楚河長發亂舞,這句話一出,他的氣勢達到了頂點,發出的氣息開天辟地,崩開了天穹,直達黃天主宰家族祖地,恐怖絕倫。

    “嘶……”

    很多人倒抽涼氣。

    這也太生猛了,一個二三百歲的修者竟然敢叫板主宰。

    黃天主宰沉默了,沒有再說什么。

    “古祖,此子對您不敬,請下命令吧。”

    此刻,黃天主宰家族諸強已沒有惜才之色,有的只是殺意。

    主宰不可辱。

    “唉……生子當如此。”

    結果,黃天主宰無頭無腦的來了這一句。

    從這一句話就可以看出,他有多么看重楚河。

    “走。”

    月中秋再次大喝一聲。

    楚河先前一劍已經劈開了封印之力,聽到月中秋的喚聲,當即沖天而起,瞬間就到了月中秋身邊。

    三人相視一眼,迅速朝著遠方沖去。

    “原來至尊帝脈也來了……”

    黃天主宰語氣明顯有些驚訝。

    “什么……”

    眾生靈神色劇變。

    至尊帝脈月中秋可以說是他們諸神殿頭號要對付的人,是重中之重,甚至連主宰都為了對方降下法旨。

    誰曾想,對方施施然就在他們諸神殿的地盤上走了一遭。
斗牛牛最靠谱app资源